灼然一切處,光明燦爛去——鄭石岩 灼然一切處,光明燦爛去——專訪鄭石岩 心靜了,一切萬物了了分明,山上的楓葉很美,而塵囂裡的種種更是場場如楓葉般的美麗別境。 文∕楊雅亭 攝影∕黃念謹 -   張老師月刊專訪 一壺茶,會訪客。我們聞著案前的鐵觀音,道道沉穩內斂的香氣由淡轉而濃厚,片刻後再化成平淡的甘甜滋味沁入喉頭。鄭石岩要我們細細體會每一段的茶香,瞬間,喝茶也饒富禪趣,把心收斂,專注每一刻當下。 「行走坐臥都是禪。」說著,鄭石岩自在地盤起雙腿,眉宇盡是喜悅,臉上的皺紋好似微笑般地暈開來,像個和煦自在的在家居士。 精通佛禪學及各種心理治療理論的鄭石岩,晤談時會在適當的時機給出一首禪詩,讓個案覺照處境。他說,這種參禪晤談法是一種介在「指導式」與「非指導式」的晤談方法,比較容易讓個案接受。 《禪與晤談》 先傾吐、淨化,恰當時刻再丟出禪詩,讓禪詩變成個案的一部分。 一天,一位老太太難過地跟鄭石岩說,她的丈夫年輕時離家外遇,留下她一人艱苦地養大子女,現在貧病交迫被趕回來,不忍先生流離失所的她,把丈夫帶租辦公室到醫院照顧,沒想到丈夫竟然打她。「但無論如何,我就是不願意離婚。」老太太邊說邊掉淚。 「她就是要順從傳統的觀念。」鄭石岩明白老太太最大的痛苦是不得不照顧先生,卻又嚥不下這口氣。幾次晤談後,老太太問他:「要如何才能放下心中怨氣?」鄭 石岩微笑說:「像妳這樣的一位老人家,七十多歲了卻依然耳聰目明,真好;至今還願意照顧先生的心意,真好;妳的孩子也都栽培得很不錯,真好。這一生很值得 啊,就妳的人生而言,沒有比此刻更好的!」 老太太聽完,笑了,靜靜地抄下這段話。 故事說到此時,鄭石岩提醒我們:「如同現在,沒有任何時刻比妳們與老師談話更好!」當頭棒喝般,原來這就是「當下」!專注彈指間的每一個意念,沒了時間,沒了比較,沒了得失;當下即一切,「無」似深刻的「有」,而「有」,卻又似深刻的「無」! 回神後,我們繼續聽故事,老太太時時思考這個偈子,當老伴一掌揮來,她想著:「就人生而言沒有比此刻更好的!」後來她別有感觸地分享說:「我現在覺得好多了,比較不計較了,因為就人生而言沒有比當下更好的。」 心念一轉,磨難終會生出力量,這一天老先生走到她面前哭著說:「我對不起妳!」老太太輕聲說:「我原諒你,因為我的老師告訴我,就人生而言沒有一刻比此刻更好的。」這兩位老人家垂下淚滴,選擇讓彼此回到當下,重新過日子辦公室出租。 故事聽完,我們鬆了一口氣,很高興這樣美好的結局。但該怎麼培養足夠的智慧去面對生命的困境呢?鄭石岩笑著說:「我的祕訣就是打禪。」 《我的打禪記》 人在寧靜時,更能敏銳地察覺周遭,如今,我更深刻地感受到一個「如如存在」的自己。 從七歲開始,鄭石岩就跟著母親到宜蘭的雷音寺學佛法,高中開始正式學打坐,他經常到雷音寺找師父們切磋佛學,而且不管有多累,睡前他一定盤腿打坐,習慣維持至今。 為了養家活口,他務農、伐木、經商來完成學業;「這段時間雖然辛苦,卻是順意,而打坐帶給我很大的靜心力量。」下課後他忙著收購水果、裝竹簍,搭車到台北 的中央市場販賣,回到家已經十點多;隔天清晨四點半,再騎著鐵馬載滿水果到羅東街道販賣。他把課本放在鐵馬前邊騎車邊背誦,待天光漸亮,課本也迷迷糊糊地 吃進腦袋瓜,他哈哈笑說,「打坐可以提升『專注力』,我只要讀過一、兩遍,就能低分過關。」 還有一次他到深山伐木,睡前打坐,在寧靜時刻卻感覺到地底傳來沉悶的聲音,他忙著搖醒旁人問:「會不會山崩?」對方生氣罵到:「鬼啦!」但他非常堅持地說真的感覺到,說著說著大家覺得毛骨悚然,一群人在風雨夜晚轉而投宿到另一個工寮。果不其然,半夜開始山崩。 「人在寧靜時,可以敏銳察覺周遭的動靜,非神祕,也非神通。」鄭石岩理性分析,或許是從小買屋打坐使然,他的敏銳度向來很好,耳朵很敏銳、眼力也很好。神經醫 學專家詹姆士.奧斯汀在《禪與大腦》書中寫到,靜坐會觸動延腦,促進多巴胺平衡,進入無我境界,思考力與覺察力也因此變得更敏銳。 「我執」淡了,對「衝突」的看法也不再絕對。大學畢業後,鄭石岩還做過很多工作,學校老師、市政府的公共關係、教育部訓委會的常務委員等等,面對複雜的人際衝突,他都覺得一切處在打坐中,一切雲淡風輕,因為他可以清楚地將「事件」與「情緒」理智地分開處理。 「止觀」是鄭石岩最常建議的方式,他回憶野白合運動期間學生的意識正在抬頭,老師與學生彼此紛爭不斷,他就建議以「止觀」化解衝突;憤怒時先不說話,或是找個理由離開現場,或是由另一個老師代為上陣(止);冷靜後再用多元且正向的角度與孩子一起面對事件(觀)。 於他,禪是光明且正向積極的人生觀。他回憶三十九歲時,一場登山意外摔傷脊椎,下半身幾乎癱瘓。他憂愁地躺在地上做「臥禪」,卻無法像從以前般到達一心不 亂的境界。「修行修到病痛時就沒輒,是真正的修行嗎?」他念頭一轉,心想就算不良於行也要積極過生活,於是爬進房間硬要盤腿大聲唸佛。「那次我入定了,四 周都是光亮,我沒要求光明卻自然顯現。接著我聽見脊椎傳來的砰砰幾聲,頓時全身好舒服。」鄭石岩奇蹟似地站立了。 「這是很特別的經租辦公室驗,也是我很喜歡盤腿的原因,現在我無時無刻不盤腿……,即便工作非常忙碌,也會找機會盤腿,讓自己稍微定一下。」「拋下柺杖的那一刻, 我真的覺得人生還有什麼要求?腳能走、眼能看、耳朵能聽……,已經很開心了。當時我才體會到佛法所說:『當下就是一切。』」 現在鄭石岩更能體會佛家的「見性」,每個人都有一個「如如存在的自己」,與它相遇就會覺得很親切。他笑著說,現在的他依然保持一顆赤子之心,以前的種種還是存在,但觀看萬物又多了一份喜悅心以及覺察心。 《禪的智慧》 看穿了,並非消極的「完空」,而是變成活潑的「空」;一股能量、智慧綿密且喜悅地流入心底。 「心清靜就能覺悟很多事。」學禪讓鄭石岩找到一顆清靜的心,並且「轉識成智」。鄭石岩分析現代人的心靈困境說,人最怕執著單一觀點無法轉念,以致於以管窺 天,認知扭曲,行為跟著扭曲。「萬法為識」,生活中都是「識」在影響我們,包括知識、印象、感覺、情節等心理活動。所以遇到困境時要稍微停頓下來,多與不 同的人交談,打開自己的小世界。 他舉例說,任何事件都可能困住我們,假設有人超車,你一瞪,對方就掏出手槍,剎那間你就被困住了。但如果心念一轉,認為對方是有急事而超車,困境就過去了。「轉念就是觀照。」鄭石岩提醒我們,事情發生了就要用正向的角度去觀照,才能找到寧靜辦公室出租的心。

defxpex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