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昆明9月1日電(記者白靖利)“無錢醫治”“付錢才治”等醫療現象曾深深刺痛社會公眾的敏感神經,所以,“先看病後付費”一經亮相即引起廣泛關註,並贏得一片“點贊”。
  然而,這項旨在解決患者就醫難的措施,卻在現實中遭遇尷尬。當逃單欠費者頻頻出現,誰在無奈?誰在獲益?誰該警醒破題?
  1個月逃費欠費50萬元,醫院表示“壓力山大”
  “送過來的都是急診、危重患者,有些甚至危及生命了,那我們肯定得先救人。”雲南骨科醫院創傷中心行政主任張鳳春告訴記者,治完病後收費成為大麻煩。
  目前到底有多少患者逃費欠費?金額達到多少?雲南骨科醫院經營院長陳秀向記者顯示了醫院創傷科的治療收費情況,僅從8月1日至8月25日,醫院創傷科兩個樓層欠費患者數量已經達到95人,金額累計50.49萬元。單個患者欠費金額最少的為8.61元,最多的達到42567.23元。“逃費的患者中大部分都是惡意逃費,還有幾名欠費十幾萬元的患者,到現在也要不回來。”
  記者在醫院採訪時發現,7月8日,有一名患者因被砍傷送到該醫院,經過努力搶救,目前已經達到出院標準。但是除了被好心人送進來交了2000元外,近5萬元醫療費用尚無著落。“討費先不說,我們現在頭疼的是不知道該把病人往哪裡送?”一名醫護人員告訴記者,此前曾多次聯繫家長,但對方表示不管。也曾聯繫過當地派出所,但派出所民警也說不知道該送到哪裡去。
  雲南骨科醫院企劃總監李愛軍表示,民營醫院沒有醫保作後盾,而且醫院的理念決定了必須以救人為先。“但醫院要建設、發展,欠費人數這麼多,金額這麼大,還是會影響醫院正常運行。”
  一名正在雲南骨科醫院交費的市民表示,惡意欠費逃費很不應該。“這種行為不道德嘛,看病了還逃費!欠費逃費的人多了,很可能會影響對其他病人的正常治療。”
  逃費千方百計,討費百般無奈
  陳秀向記者列舉了幾種“逃費欠費”的情況:治好後就換手機號,人都找不到;趁醫生不註意,半夜偷偷跑掉;明說沒錢,但達到出院標準不得不讓他離開醫院……
  “急重病人過來一般身上都不會帶多少錢,我們都理解,但這麼多人欠費確實帶來挺大的壓力。”陳秀說,90%以上的急診患者都是自費,這也加大了醫院討費的難度。
  為了討費,醫院也想了不少辦法,如打電話到病人家裡,但是病人要麼說“打錯了”,要麼乾脆說沒錢。而對於涉及刑事案件的病人,醫院也多次到派出所去協調,錢還是追不回來。萬般無奈之下,醫院從自身想起了辦法。
  雲南骨科醫院曾試行過對治療額度進行“設卡”,欠費1000元系統就自動鎖死,但“這根本做不到”。張鳳春介紹說,系統鎖死後,後續的手術沒法進行,甚至連醫囑也沒法開,而一旦停藥就會影響治療效果,甚至導致前功盡棄。“從人道主義來說,患者也確實沒錢,最後我們也就於心不忍,試行不下去了。現在的欠費額度是30萬元。”
  此外,醫院還想過將患者收費與醫生績效掛鉤,但是考慮到“這樣一來醫生可能會想辦法以減少用藥等方式壓病人,最後還是會影響病人”。醫院領導最後商量決定,還是得打開生命的“綠色通道”。“只能讓其他領導幫助醫生解決病人的費用問題。”陳秀說。
  莫讓“救死扶傷”遭遇“契約”困境
  記者瞭解到,不少醫院都經常碰到病患惡意欠費的現象。“從法理及合同法的相關規定來看,病患入住後,在病患和醫院之間就訂立了相應的醫療服務合同。既然醫院提供了診療服務,那麼病患就得履行付費的義務,因為收取診療費是醫院的權利。所以醫院可以根據雙方存在的服務合同來追討欠費。”雲南衡煒律師事務所主任朱智律師說。
  朱智認為,要想避免惡意欠費的行為,首先必須加強契約精神,讓醫患雙方相互信任,誠信為本,看病的認真看,求醫的必交費,雙方真誠溝通、恪守己責才是根本。其次,醫院內部應該建立相應的醫療收費責任制,“除特殊情況外,儘量先收費後看病”。
  陳秀告訴記者,此前也有人建議通過訴訟追討醫療費用,但是人數太多,“醫院根本耗不起”。對此,朱智認為應該從國家及社會層面完善醫療保障體制和社會救助體制。“財政上應該撥出更多的資金,用於各種突發事件等方面的醫療支持。同時,加強各個部門之間在政策上和具體措施上的溝通和協調,制度健全了,問題自然就少。”
  近日,《雲南省疾病應急救助基金管理暫行辦法》向社會公佈,將建立多層次的疾病應急救助基金體系,利用財政投入、社會捐助等渠道募集的資金,用於對在雲南省境內發生急危重傷病,但無法查明身份或者無負擔能力的患者進行醫療救助。
(編輯:SN02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fxpexy 的頭像
defxpexy

serene macau

defxpex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